今天是个废炳了!

offgun&我的少年百分九🌰

《三生三世爱上你》之第一世
#不小心be了,大家慎入吧#

大家七夕快乐。
本来想在七夕的末尾赶个糖,结果做成了be。
那就先不发了吧😂

这…真的是爱从眼睛里溢出来!
宝宝看他爸的眼神每次都让我觉得非常纯粹。
每次同框都有不一样的爱。
在线跪求有没有会画画的大佬把这一幕画出来,实在太美好了!

《小美好》(一发完)
#内容和题目半毛钱关系没有,只是因为起名废随便扯了一个#
上次发了og的一年生文的第一章,因为坑太多,而且实在不适合写长篇,所以按照那篇文的设定,写了个自认为巨长的一发完。
是小甜炳,祝看的愉快。
渣/lof又说我有敏/感/词,放图吧,图看不清的话,评论放原文链接。

刚刚补了狮子的十二王子,觉得狮子很适合演受啊,然后,为自己的冷门cp产个粮。
自娱自乐,不喜勿怪。
感觉分分钟可以脑补一场强强大戏。

《皮皮兄弟追妻什么什么也记住不名字就算了吧》(下篇)
+《当Pete把媳妇儿介绍给pick哥哥和Rome的时候》(微信体)
两个勉强凑够九张图,就一起看吧,说不定糖也是双倍暴击
我以后还是老老实实当个小甜炳好了☺

淘了一个自带风格的字体,真好看呀!

以前被屏蔽的车(sk和FB)

前几天有妹子和我要那个被屏蔽的sk《拿钱办事》的车车,还有FB的一篇车也被屏了。今天好不容易都找到了,放个链接见评论,ooc,不喜误入,谢谢!

非合作关系(二)

非合作关系(二)

果然我不适合开长篇,一写出来文笔全暴露了,大家就勉强看剧情吧😂

5.
扒拉了半天,off终于在冰箱最下层的冰柜里找出了两块速冻的炸鸡排。
也不是冰箱里什么吃的都没有,而是off都不会做,只有这个炸鸡排还勉强可以弄出来。
往锅里倒了些油,把鸡排放在里面,随便拨拉了几下,等到两面都炸的金黄酥脆的时候,关上火,把炸好的鸡排盛到盘子里。
炸完鸡排,off又用面包机做了几片牛奶吐司,在等待的功夫顺便用炸鸡排剩下的油煎了两个鸡蛋。
等全部食材都做完了,off把鸡排和煎鸡蛋分别放在做好的吐司上,抹上番茄酱、千岛沙拉酱, 再夹上几片生菜和洋葱圈,表面铺上奶酪片,最后盖上吐司,一个中西式混合的生日蛋糕就做好了。
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,off觉得自己不去当个厨师简直就是屈才。
端着做好的“生日蛋糕”到客厅,gun已经在沙发上等的睡着了。长长的睫毛垂下来留下一小片阴影,有的时候还一抖一抖的,可能是因为睡着的姿势不太舒服,gun的身体不安分的在沙发上扭了几下,发出难耐的梦呓。
off把生日蛋糕在桌子上放好,借机认真的端量起包养他的这位金主。天使一样美好的睡颜,和醒时臭臭的态度天差地别,不过一想到在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里,gun竟是孤身一人,心中不禁涌起层层怜惜。

6.
“阿嚏!” gun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。
off连忙起身,找了一圈也没有合适的小毯子搭着,就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准备给gun盖在身上。
刚靠近,gun就警惕的睁开了眼,四目对视,off不禁有点尴尬,给gun盖衣服的动作也停滞在了半空中。
“蛋糕做好了吗?” 看到是off,gun的表情明显柔和了些,头在沙发上蹭了蹭,又是一副还没睡醒的小模样。
果真还是个孩子啊,off莫名觉得gun有点可爱,迷迷糊糊之间还不忘记蛋糕。
“做好了,就等我们寿星起来吃了。” off打趣道。
“为什么有两个?” gun揉着朦胧的睡眼,从沙发上坐起来,盯着桌子上off的杰作,目光还有些涣散。
“你一个我一个啊。” 给gun挑了一个看起来肉稍微多点,做的也相对好看的“蛋糕”盛到单独的餐盘里,摆好放在gun桌前。
“只有我过生日啊。”刚睡醒,gun脑子还有点犯迷糊。
心里感慨这孩子怎么这么死心眼,但是嘴上off还是耐心的为gun解释着,“因为想和你一起分享生日的快乐。”
生日的快乐吗?
gun在心中反复回味着这几个字,像是推敲一首名诗一般专心。
也不知道多久没有过生日了,gun试图回忆了一下上次的生日,发现根本就是一片空白,可能太久远了吧,久远到自己已经完全忘记或者干脆从来没有印在记忆里过。
没听到gun的回应,off以为gun不喜欢和自己一起吃饭,刚准备和gun说一声适时离开,不曾想gun已经拿起面包准备开吃了。
“等等!”off急忙出声制止住了gun,条件反射的想像对待没洗手的孩子一样拿筷子把gun的手打掉,在被gun狠狠一瞪后,巨大的求生欲让off讪讪的收回手,尴尬的挠挠头,“还没唱生日快乐歌呢!”
虽然自己向来对生日也不讲究,但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,off就是想给gun过一个完完整整的生日。
“唱吧!”gun点点头赞同,放下面包,用胳膊撑着头表示自己已经做好聆听的准备了。
“呃……” 气氛再次陷入尴尬,不过此时off再反悔,恐怕也为时已晚。
“happy birthday to you, happy birthday to you……”在gun期待的注视下,off清了清嗓子,认真的唱了起来。
off的声音很温柔也很纯净,有种和年龄不符的奶音。
“许个愿吧!” 沉浸在off的温柔里,听到声音gun猛的一抬头,再次和off的眼神撞了个满怀。不过这次,俩人都没有闪躲,而是直直的互相凝视回去。
在off的感染下,gun决定认真的过完这个生日,把自己以前空缺的回忆都弥补回来。
过生日没有吹蜡烛确实有点遗憾,但是gun恍惚间竟觉得,off望向自己的眼睛仿佛闪着光,而且这光芒丝毫不比蜡烛暗淡,反而比烟花更加绚烂,更加令人心动。
“闭眼啊小子。”off笑笑,情不自禁的伸手摸了摸gun的头发。动作一出,俩人都愣住了,off是担心惹到了gun,gun则是因为好久都没有人做过类似于这样亲密的举动了。
闭上眼在心中郑重的许下愿望,gun有点庆幸自己的决定,当初在佛寺里偶然瞥到做功德的off,gun就觉得这个和谁都可以亲切交谈的男人,莫名让他产生了一种缺失很久的家的感觉。
而家这个词,已经不属于自己很久了。

7.
虽然off也才二十来岁,但是作息规律早被调教的和五十多岁的母亲靠齐。不到十点,off就困到哈欠连篇,两个眼皮直打架。
“我可以去洗澡吗?” 实在不想扰了gun的兴致,off选择了一个比较不能惹gun不满的借口,先去洗澡,说不定凉水一冲还能清醒一点。
“等会,我还不想洗。” gun抱着抱枕,津津有味的翻看off以前拍过的电视剧。
在演艺圈摸爬滚打了四五年,off终于从男十八变成了男五六,虽然有些在第一集就被炮灰,或者压根只出现了一个背影,但都丝毫不影响gun的兴趣,依旧努力的在无数群演中搜寻着off的影子。
“这集不错,你坚持到了第三集。” gun满意的点评道,顺便往嘴里塞了一大片薯片,咬的咔哧咔哧响。
“喂,你不会想让我和你一起洗吧!” 琢磨出了gun刚刚那句的话外之音,off开始为自己的处境担忧起来。
果然,该来的还是要来,虽然这还是个未成年,哦,还有不到两个小时就成年的孩子,但骨子里依旧是个张扬跋扈的小狼崽子。
“不然呢,要不包养你干嘛?”gun转过脸来,对off挑了挑眉,还学电视里的女主诱惑的舔了舔嘴唇,以及…嘴边的薯片渣渣。
“啊……”只听“嘣” 的一声枪响,gun迅速转过头,却发现时机一晚,剧里的off还是没熬过第三集,终结在土匪的枪下。
好歹也算是英雄救美了,勉强安慰了下自己,gun觉得应该好好琢磨一下投资个片子让off做男主了,毕竟看了这么多,off的演技还是相当不错的。
“我拒绝,我要自己洗!” off不死心的扔在努力的为自己的权利作斗争。
“驳回。”
“凭什么,我是个成年人,还不能自己洗个澡了?”
“不,我是未成年人,我需要成年人在监护和保护下洗澡。”
论斗嘴off是别想过gun的,毕竟身份和地位都在那,即使再不满,说话前off还是会掂量一下语气的。
不过这场辩论最终是off取得了胜利,至于原因嘛,就是off威胁gun不能自己洗澡就干脆不洗澡,一直臭着。
gun本来就是逗逗off,也没有真的想和他一起洗澡,毕竟两个男人共处于一个浴室还是挺尴尬的,所以在看够了off生气又只能憋着的滑稽模样后,gun大发慈悲的答应了off的要求。
“不过你晚上要和我一起睡,我们家只有一个床。” gun很喜欢睡觉的时候抱着软软的东西,比如抱枕,再比如,隔着衣服,gun戳了戳off软坨坨的小肚子,嗯,很是满意。
开玩笑吧?这么大个家只有一张床?骗鬼吧!
不过刚争取到了一个胜利,off是不太敢继续和gun说不的,穿着衣服睡觉应该也没什么,拍戏的时候床位不够off经常和三四个演员挤一张大通铺,倒也习惯身旁多个人了。

8.
洗完澡,又陪gun刷剧折腾到了快十二点,gun终于舍得放下遥控器,上床睡觉了。
躺下来,软软的床垫让off卸下了一天的疲惫。果然有钱人就是会享受,这床垫舒服的,说是感觉置于云端都不觉过分。
gun可能是真的困了,一上床,不老实的手蹂躏了会off软绵绵的小肚子后,便沉沉的睡着了。
倒是off,作息被彻底打乱,好不容易熬到了上床睡觉却困意全无。
静静地数着床边闹钟滴答滴答的声音,再不知道数了多少个60以后,十二点的整响如约而至。
off扭头看着睡的正香的gun,在内心轻轻的说了句,“成年快乐啊,小狼崽子!”

《皮皮兄弟追妻之反面教材》(上)
真的不比较不知道,这俩个可能真的是家族通病,幸好父亲是友善的,老婆是宽容的,不然兄弟俩可能要相依为伴了😂